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东平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快捷登录

查看: 234|回复: 0

故土梅香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9-8-15 09:0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故土梅香
老李激动地几天没有睡着觉。
他的脑海中一直思念的那个叫梅的女孩,不,现在已经是两个孩子的妈妈的女人,终于在阔别三十年后,突然出现在他的生活中。
三十年,三十年呐。
时间怎么过的如此迅速,什么叫弹指一挥间,什么叫时光荏苒,什么叫白驹过隙。
三十年怎么这么漫长,怎么又如此的短暂,恍如昨日。
(一) 初识梅香
梅是在一个夏日的午后,气喘吁吁的出现在庆的眼前。
有点发黄的头发,在奔跑过后显得有些凌乱,额头的汗水将几缕头发张贴在脸颊上。一件粉红色的上衣,在哪个还不富裕的年代和普遍小碎花的同学中间是那样的醒目。
因为是迟到的缘故,同学们早已经在开学后分好了座位,老师只好让梅坐在最后一排紧挨着庆的座位旁临时坐下。
庆悄悄的瞄了一眼这位邻桌,从侧面看过去,女同学的脸庞还算清秀,棱角十分分明,尤其是有点鹰钩鼻,像极了外国电影中的外国女人。
梅落座后长长的舒了一口气,捋了捋有点散乱的头发,向四周看了一下,正好与庆的目光碰撞在了一起,庆小脸瞬时红了起来,不好意思的转过脸去,又装作一副若无其事的样子。他不能让女同学笑话自己的没出息,又要保持男子汉的一点点尊严。
梅也将自己的目光收了回来,从一个黄色的帆布书包里把书和文具拿了出来,开始上课。
庆不知道这个新来的同学的名字,也不好打听人家的名字,如果男同学问人家的名字,会被同学笑话。
梅也不知道这个邻桌的男同学的名字,同样像那个时代的男女同学一样保持着“三八线”,但是这个穿着一件草绿色军装上衣的男孩,留着偏分的发型,个子大概有18,在班级里算是比较高的,只是看起来比较瘦弱。
因为新来的同学,和其他同学不大熟悉,下课时,梅安静在坐在座位上,翻看着自己的书籍,阳光斜着照进教室,落在梅的身上,像极了庆曾经看过的一副外国的油画,那是从哥哥那里的看到过的一副叫不出名字的油画,一个外国女士幽静的坐在桌前看书,一束鲜花摆在圆玻璃桌上,咖啡的人气和香气在空中荡漾,女子看书看得非常投入,可能是什么情节将她的注意力全部集中到了手中书的文字中。这个新来的女同学,就如画中的外国女士,尤其是从庆的座位的角度看过去。
当放学的铃声响起,住家远的同学便开始骑车回家,住的近的同学继续留在教室里看书学习。一个叫做芹的女同学,缠着庆给她讲解一个物理题目时,梅已经收拾好自己的书包,离开了教室,回家去了。当庆伴随着夏日的夜色走路回家时,才想起怎么没有注意新来的女同学何时离开的教室,嘟嘟囔囔的背着英语单词,一溜烟的功夫就到了家。
梅在庆的邻桌坐了三天,老师调整了座位,梅坐在了庆的前面,左前位置。
留给庆的是一个高个女孩短发,还有点卷发的背影。
庆,那时还是非常刻苦的学习,农村的孩子尤其是男孩子,出路并不多,要么通过考学走出农村,要么出去当兵如有机会提干也是挺好的一件事。那时庆最大的梦想就是考取一个师范学校,附近的师范学校有几所,有地区的师范学校,有附近县的师范学校,庆就想当个老师,和他的二哥一样成为一名老师。当然也想像大哥一个上个军校,成为一名解放军军官。按照庆的父亲的要求,庆必须高中毕业后才能去当兵,否则出息的机会不多,当几年兵就回来,依然是个农民,那是瞎子点灯白费蜡。
庆除了受哥哥的影响想当一名老师外,还源于自己对学校生活的热爱,他爱好写作,爱好运动,他是家里男孩子中最小的一个,父亲早早就像大人谈话一样,希望庆以后考个师范学校,就留在镇上的学校教书,反正当村干部的父亲,早早的已经准备好了一些关系,镇上有十余所学校,随便哪个学校都可以。庆也想留在这片土地上,通过教育改变乡村的面貌,培养人才,让村上的孩子们都能接收良好的教育。其实,庆想的就是这样简单。
当然,父亲也从县里开会打听到一些新的消息,县里有新的政策,可以花5000块钱让孩子读技校,转为城镇户口,毕业后还可以分配到县化肥厂等一些企业单位工作,按照父亲的想法,那就算进了保险箱了,到化肥厂这些企业上班,旱涝保收,以后找媳妇的事情就简单多了。
时间是1988年,5000元对于一个家庭来说,可以说算得上很大的一笔开支,要问5000元可以干什么,这么说吧,盖三间砖瓦房没有问题,可以买辆50马力的拖拉机,可以买金星牌彩电外加洗衣机,可以办一场体面的婚宴。
庆的父亲高兴的几天合不上眼,也愁了几天睡不着觉,思前想后,他决定和孩子谈谈,如果孩子决定要买户口上技校,就把家里的老底拿出来,再想办法给亲戚朋友借点,也成全孩子的一条出路。如果孩子自己努力考学,这一笔开支就算省下了,以后也可以给几个孩子留下当做婚礼的钱。
毕竟四个孩子都还没有成家,老大在部队上,毕业后就是军官,有自己的工资收入,老二上师范学校,上学就有补助,一年后也有自己的收入,女儿比庆大一岁,初中还没有毕业已经在村办幼儿园当老师,再过两年年龄稍大些,就找个合适的人家出嫁,基本上也不需要多操心。唯有现在的老三,已经上初三了,学习成绩不上不下,考的好的时候,可以排名班上前几名,考的不好就要十多名,考取中专师范学校是否能行,尚不好说,孩子虽然很努力,但是师范学校的竞争依然很激烈。有老二的前车之鉴,复读了三年才考取了师范学校,老父亲不得不慎重考虑老三的未来。
庆啊,情况达达已经给你说清楚了,你是啥意见?
父亲眼睛紧紧的盯着庆,他既怕孩子说出买户口的要求,又怕孩子担心家里,不肯说实话。
我想考学。
庆的话不多。
父亲听到这四个字,心里顿时乐开了花,一个悬在心中的石头终于落地了,折磨了他几天的问题似乎有了答案。如释重负的父亲,用他的大手抚摸了庆的头几下。当然,庆是坐在父亲的侧面,庆178的身高已经高出了父亲很多,父亲站起来,用他的大手抚摸了几下,就背着手,在堂屋里走了几圈。
好小子,好好读,还是那句老话,就是砸锅卖铁,也会供你读书。
砸锅卖铁这句话从大哥读书时,父亲就喜欢说这句话,一口锅能有几斤铁?庆曾经问过大哥和二哥,大哥说这是父亲的态度,而不是指锅有几斤重,能卖多少钱。二哥也说咱父亲吃过因为家里穷上不起学读不起书的亏,咱们父亲既然支持咱,咱就好好的读书,别想其他的。
庆,其实并不知道以后自己的路怎么走,但是他知道,必须好好读书,不在家里种地,自己不比大哥二哥笨,也能走出去看看外面的世界。每逢寒暑假大哥从广州军校回来,庆就围着大哥打听外面的世界,说实话,长到这么大,庆一次火车还没有坐过,除了最远的地方就是泰安,其他更远的更好的地方还没有去过呢。
庆渴望去远方,渴望看到不同的风景,渴望看到南方的小桥流水,渴望能经常吃到香蕉菠萝这些南方水果,也渴望到遥远的蒙古草原策马扬鞭人性驰骋,到东北的林海雪原看看当年辽沈战役的地方,这些从书中看来的风景与典故,庆都牢牢的记在心里,他曾经无数次梦到自己做火车到了天安门前留影,他曾经梦到天涯海角想象椰风飒飒。他想去看大海的波澜和惊涛骇浪,他曾想拥有一台相机,将外面世界的风景拍下来,给乡村的孩子们看看,告诉孩子们外面的世界有多么精彩,只有好好读书,这些风景才能看的到拥抱的到,他是这样鼓励自己,也想鼓励未来自己的学生。有时候他把自己当成了一名老师,至少是一名未来的老师。
不光他自己这样认为,班里的芹也这样认为。
芹是一个老实的女孩,学习成绩一般,但是很刻苦也很用功,她经常把不明白的问题记录下来,在课余时间问庆。庆把自己对题目的理解和解题思路,毫无保留的讲给芹或者班里的其他同学。庆的人缘在班里还是很好的,一是学习的努力,二是乐于帮助同学,因此老师也和你喜欢他。班主任姓宋,家住在镇上,每周回去一次,庆有时间就和宋老师打球,宋老师的三分球投的很准,看的出来宋老师年轻时也是十分爱好体育活动的。庆就和宋老师讲了自己未来想当老师的想法,宋老师很支持,也教给他一些课堂上没有的知识。
庆不但是宋老师的课的学习委员,也是班里的班长。

高级模式
B Color Image Link Quote Code Smilies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小黑屋|东平信息港 ( 鲁ICP备05007463号 鲁公网安备 37092302000036号  

GMT+8, 2019-11-22 15:27 , Processed in 0.552246 second(s), 31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3-2015 东平信息港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