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东平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冊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搜索
查看: 141591|回复: 6

万叔之死(小说)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1-11-22 20:3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万叔之死(小说)
下班回来已经8点多了,看了会电视,正准备睡觉,手机突然响起来了。
“是辰么?”
“是啊,你是?”
“我是你春叔。”
“春叔啊,你在哪啊,山西吗?还是回来了,什么时候回来的?”春叔在山西的煤矿上打工,没事不会给我电话。
电话里的声音突然哽咽起来,“你万叔快不行了。”
“啊,怎么这样啊。”我故作吃惊地问。
“看样子过不了今晚了,倒了头我再给你电话吧,你赶过来。”
“好,好。”我连声诺诺。
母亲问我谁打的,我便告诉她。
母亲说,“他真是多事,天这么晚了,天气也冷了,你怎么去?”
“那怎么办?我不去行吗?”其实我也不想去,尤其是半夜再给我打电话,再让我爬起来,那真是非常痛苦的事。
“给你公社哥打电话,问问他。”
我便给堂哥公社打电话,他说刚从工地回来,也听说了,吃完饭就过去看看。我问,“我还要不要去。”他说,“你去干什么?明天再说吧。”
我便安心去睡觉了。
已经晚上10点了,我在想要不要关手机,怕春叔再打电话来,扰了我的梦,又不会推辞。犹豫一会,还是没关。
手机一晚上没响,但我还是没睡踏实,天刚蒙蒙亮,我就盯住手机。盯着盯着,手机突然就响了,是春叔的号码。春叔说,万叔倒头了,让我马上赶过去。
我慢悠悠起了床,洗刷完,母亲正在做饭。我想,还要不要吃早饭,想了想,还是吃点好,吃点暖和。母亲也说,吃了饭再去吧,省得又冷又饿,到那里不知道什么时候吃饭。我说,我不在那里呆久,一会就回来,上班晚了,要扣工资的。又找了半天的手套和帽子,我骑上电动车回老家。电动车很旧了,慢吞吞的,正好想事情。
万叔回来半月了,我早就听母亲说过了,而且听说是得了重病回来的,所以听到他死的消息并不吃惊。但母亲并没有说过要去看望他,我也不想去。因为想起万叔,就觉得来气。
万叔是二爷爷家的堂叔,大跃进的时候出生的,当时二爷爷是大队里会计,正为五队上报的产量超过了自己队生闷气,听见儿子出生的消息,来了精神,就狠狠地说,“叫两万吧,我这回压过你们了,我有儿了。”万叔两个姐姐,据说还曾经有过一个哥哥,但没有存活下来。
我记事的时候,万叔三十多岁。当时,正是进城热,村里的能人都在外面打拼。万叔到外面转了两趟,回来就成了能人了,因为他要在村里招工了。万叔招工,是非常照顾自家人的,先邀了本家的老哥哥们,说活很轻松,遍地是铁,捡捡就能发财,别在家里死靠那几亩地了,地里一上水,一年就白忙活了,一家人喝洼里的水呀。外人虽然也想去捡点铁,换些花销,但对万叔却不放心。结果还是父亲和几个本家大爷跟着万叔去了。
父亲出去了半年,杳无音信,正赶上涝年月,果然颗粒无收。一家人都盼着过年了,父亲快回来,买点肉解解馋,我和姐姐还盼着父亲能给我们买件面包服,又暖和又体面的过个冬。盼着盼着就到年了,父亲终于回来了。还穿着走时的衣服,只是又脏又破,胡子也长疯了。我便很失望,怨怨地看着他,父亲垂着头,都没有抱抱我。
到了晚上,父亲和母亲坐在床上,母亲一边听父亲说,一边叹气,只说,回来了就好。原来万叔在外面根本就没有找到什么门路,只是听人说某地好赚钱,便带了人去了,结果并没有遍地的铁可以捡,又没有什么活计。先是吃老本,老本吃光了,就让父亲和大爷们去捡破烂、讨饭,他把讨来的钱再收起来,说是去给大家找工作,找着好工作,大家就可以当工人了。一开始大家还信以为真,后来才发现他把钱都拿去买烟买酒了,几个人才商量着攒够了路费跑回来。
万叔不久也回来了,跟着老婆走了,去了老婆所在的村,把老娘扔给了堂姑。因为老婆家有几间房子,这样他就不用盖房了。住了几年,听说有人在济南发了财,他又动了心思。还是招工,还是去找本家的老哥哥,老哥哥们都说不去了,不上当了。万叔没办法,只好去找我父亲,说这次真有好活,看大门的活,不出力,工资挺高。为了让父亲信服,还说要带上二奶奶,万叔的老娘一起去济南。父亲在家实在没有什么活计,就信了,父亲一去,便有几个大爷也跟着去了。
结果,这次更惨,父亲逃回来的时候说,两万这小子太不是个么了,差点把他娘都卖了。
从此,再不和万叔联络。
可是万叔突然就发了财了,还当了包工头。
母亲看到了,就劝父亲主动去找万叔,一家人,跟着干,总是好说话的。于是,父亲就去了,还喊了三舅、二堂哥、大姐夫。活挺多,忙了一年。眼看到年关了,大家都想领钱了,可万叔说没钱,钱没要出来。这下子,大家都傻眼了,不给钱怎么办?一家人还不好意思要。可外人不在乎,在万叔讨要工钱的人坐满了,院子里也是。父亲还是不好意思去,三舅、二堂哥、大姐夫是晚上去的,结果拉回了一车白酒,说是抵账的。
过了年,万叔回老家给祖宗磕头,看到他的时候,打扮很跩,更跩的是还带了一个年轻貌美的妇人。万叔说,“这是你婶子。”“这不是我婶子啊”,我说。万叔说,“现在就是了,喊婶子。”我不喊。
万叔不管我喊不喊,拉了那个女人就坐在我家里,还吃瓜子,吃完瓜子还是不走,母亲只好让他吃饭,他也不客气,还说简单点就行。母亲窝着火炒了菜,又下了饺子。万叔喝了一瓶还要,那女人也不拦,而且跟着喝,也跟着抽烟。母亲就说那女的不是好人,肯定是饭店的小姐。
又过了几年,他带着那个女人在村里住了下来。村里人都躲着他,只有邻居家的老九的老婆和他来往,还认了万叔做干爹。我没有见过老九年的老婆,或者见过但不认识,但人们都说她是个傻子。
万叔的和前妻有一个女儿一个儿子,女儿出嫁了,儿子也长大了。儿子居无定所,万叔家有吃的就来找万叔,万叔家没吃的了就去找他妈。万叔眼看没吃的了,就带了那女的去外面混,没有人知道他在外面怎么混的,也没有人打听。
今年就突然回来了,还是得了病回来的。听说是女儿带回来的,老婆和儿子都不要他了。
想着想着,就到了。万叔住在一条很深的巷子里,两边全是破败的房屋,这些人都从这个偏僻的地方搬出去了。有的在城市里买了楼房,有的在村子里地势好的地方盖了敞亮的新房。可万叔回来了,推开破旧的木门,院子里是一棵碗口粗的石榴树,枯黄的叶子瑟缩着。
我走进堂屋,万叔正对着门口躺着,脸上蒙着被单。我可以看到他的头顶,一块大的伤疤。我没有去掀开被单,我不想看到他的脸。我看了看屋子里,坐了五六个人,有万叔的姐姐,万叔的女儿,还有堂叔们,意外的事,还有那个女人。春叔让我坐下,我便坐下了。那个女人抽着烟,跟我说话,我嗯了一声。没有人说万叔,说着闲话。我便抬头看房顶,房顶已经漏天了,木头也开始腐朽了,我担心房顶会掉下来。
坐了许久,我说我要走了。春叔很意外,说你不等出丧再走。我说我有事,我编了个谎话。春叔便不再留我,送我出门。我说,“大路(万叔的儿子)怎么没回来。”春叔说,“联系不上。”我说,“这小子和他爹一样啊。过三天的时候我再来吧,有需要我的时候就打电话。”春叔说,“行。”我又说,“我们还需要准备钱吗?”上次春叔的父亲,也就是我的三爷爷死的时候,春叔犯了事,不敢回家。是大爷和父亲出钱给三爷爷发的丧,我以为这次也得这样。春叔说,“不用,咱不用拿钱,他闺女出。”
我看了看春叔笑的样子,说,那好,过三天时我再请假。其实不用请假,因为那天我休息。
按照习俗,过三天时候,我们这些子侄辈的都要跪在灵前的,可我不想跪,堂哥也不跪。于是,大家都坐着,聊天。我看到一个矮个子的女人,进进出出的,便问是谁。堂哥说老九家的,你不认识?我说,原来她就是老九家的啊。旁边的几个妇女便接过了话,说老九的命也算不错了,还不多亏了老九家的,要不得饿死他。我便很好奇,好在她们也不避讳,老九家的过来过去,她们照常拉。她们说老九家的烟酒都在行,好吃懒做,也不会种地,老九的腿是老寒腿,也没法种地。但老九家的粮食不比别人少,这都是老九家的偷来的。老九家的不只在村里偷点粮食,这几年县城的工地也多了,别人家的妇女都去打工了,她也去,但不打工。别人下班的时候她才去,偷点钢筋卖掉,一天也来百十块钱。老九有烟抽,有饭吃,也不用担心没有柴禾烧。听到这些,我突然对老九家的产生了一种新的敬意出来。老九家的在万叔的骨灰前哭起来,还掉了泪。
万叔的墓地在低洼的地方,挖了一米就挖出水来了。帮忙的邻居赤了脚站在墓穴里,用水桶往外弄水。水是弄不干的,我知道老家的土地,挖一米就仿佛有泉眼般,水源源不断地涌出来。于是,棺材就这样放下去。也许是太滑了,水泥的棺材放的时候突然歪倒了,在墓穴里倒了个,斜卧了里面。这在风俗里,是不吉利的,然而这次没有人追究了。
匆匆埋葬完毕,人便散了。我和万叔的女儿同路,因为她肯出钱为万叔办了葬礼,便也对她刮目相看了。她说,五期、周年什么的都不必过了,她马上要出去了,在家呆了两天,上门跟万叔要帐的不断,要赶紧躲出去了。我便问她,,“那个女人呢?”她说,“不知道,反正我不可能养着她。”
那个女人走的很慢,落在了后面,大家自顾自走,没有人理会。老九家的却突然停下来了,说要等她干妈。
发表于 2011-11-24 22:38 | 显示全部楼层
再精炼一些,可读性会更强,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1-12-25 19:26 | 显示全部楼层
感觉有些情节还需要进一步的细化,写的不错,挺感人的.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1-12-25 21:43 | 显示全部楼层
没有写完吗?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1-12-26 13:49 | 显示全部楼层
欣赏了,可读性很强!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2-7-14 13:01 | 显示全部楼层
写得还可以感人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2-8-9 14:17 | 显示全部楼层
平素的语言 以受害人家属身份

叙写了农村好吃懒做 专坑亲戚邻居的小人的一生

让人记恨又得不到原谅的人 之死 前后故事情节,

活着令人厌  死了不足惜

描写故事真实 语言叙述到位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高级模式
B Color Image Link Quote Code Smilies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小黑屋|东平信息港 ( 鲁ICP备05007463号 鲁公网安备 37092302000036号   

GMT+8, 2017-8-17 21:32 , Processed in 0.453134 second(s), 31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3-2015 东平信息港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