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平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快捷登录

12
返回列表 发新帖回复
楼主: 匿名

[已答复] 纪委是干么的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12-8 22:58 | 显示全部楼层
提示: 作者被禁止或删除 内容自动屏蔽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1-4 22:39 | 显示全部楼层
游客 60.208.39.x 发表于 2014-8-24 16:26
一、受上级纪委和本级党委的领导,负责党的纪律检查工作。
二、实行民主集中制原则,即个人服从组织,少数 ...

山东省泰安市东平县梯门乡陈王庄村举报信
尊敬主管领导,尊敬的“扫黑除恶专项整治小组”的全体领导、尊敬的清官领导们您好!
山东省东平县梯门乡陈王庄全体村民跪求领导为民除害,我们村的党支部书记兼村委主任蒋士常,以及村会计徐长青串通一气贪污枉法,欺压百姓,利用职务之便和手中权力霸占本村土地垄断重要农村重要设施、设备、农机等贪污受贿,坑害国家。
蒋士常自当村支部书记兼任双职务以来,利用手中的权力,打着为群众服务的旗号,任性所为横行霸道,谁不服从管理,依仗个大力壮随意打骂群众打群众党员很多次很多人。除召开群众会恐吓大骂外,还在村高音喇叭上大骂党员群众,在群众会上每次都说,陈王庄没人揍过他,也没人告倒他的,而多次的上访,检举都石沉大海,谁告他,他知道了就弄谁,各种垄断,各种欺压。为了达到他的目的,召开不计其数的群众会,让群众挨个在他起草的各种不合法不合情不合理的决定上签字,所为应付上级的证据。
蒋士常为了维护他的统治,把已经在黑龙江省落户多年的两个叔全家迁回给他助威,分给土地和宅基地,两年后,他两个叔看不下他的横行霸道的做法而说他,他不但不听,反而大骂他二叔没有良心,能站在屋顶上骂好几个小时,他们无奈卖掉盖的新房子回到了黑龙江。
蒋士常利用权力把他弟媳妇辛桂兰,他的姐夫王笃岺,他的两个儿子蒋典磊,蒋典豹纳入党员,维护他的势力,他千方百计的打击不支持他的党员群众,收买一部分党员为他服务,千方百计的打击真正素质好的党员群众。
蒋士常控制村内三口机井,自己管理,机井上的钥匙在他家放着,谁浇地谁去他家拿钥匙,浇完地后钥匙、浇地费用全部送到他家,领导想要下,谁敢得罪他,农村就是种地为生,控制灌溉!   全村只有蒋士常一人有收割耕种车辆,别人不敢购买,他利用这一点独霸收割耕种,不让村外车辆来本村干活,等他慢慢收割完本村的农作物后,其他周围村早已收种完多日,有几次由于天气变化,本村群众急的没办法,找了外村的车辆,他和村会计徐长青勾结赶走外村收割机械,本村村民只好无奈等待,敢怒不敢言,他们勾结一起,嚣张跋扈,根本不管本村村民的死活,只顾为自己谋取私利,坑害村民,坑害国家!
具体贪污的情况很多,陈王庄村民,全体群众期望党和国家,期望有关领导彻查有关贪污情况,还村民一个明白,具体重要情况如下:
一、 陈王庄村共有人口350人,小村跋扈,小官巨腐,全村共有540亩土地,分两个自然村陈庄、王庄,陈庄人口约200人,王庄人口约150人,分地情况,陈庄约180人,王庄约130人,陈庄每人分地0.83亩,王庄分地1.1亩(包括村边无法耕种的小地)全村共分地不足300亩,剩余240亩全是承包地,承包地是从2000年开始,240亩承包地中有60亩是偏僻地带,当时蒋士常在高音喇叭上宣布除了偏僻地方,一律种植蔬菜类,不允许任何人种小麦玉米等粮食作物,围着收回承包地并罚款,这样大部分群众不敢承包,少量人承包了偏僻地,剩余土地顺理成章的由蒋士常自己一人承包,并自行规定了每亩400元的承包价承包,蒋士常自己承包后只种了一季菜后,紧接着种了小麦,玉米,事隔一年半后,他以每亩900元的价格转包给外地承包商,有莱阳的、河南的、王古店的、老湖焦铺村的、菏泽的,直至2018年麦前没有承包商了,蒋士常自己种上了玉米。全体村民都很质疑,这些所有的承包费用去了哪里?蒋士常这么些年承包了多少亩土地,承包费用去了哪里?村里群众承包的一分一厘的土地的承包款都是有蒋士常和徐长青两人收取,所有村内的费用不公示,钱款去了哪里?
二、 蒋士常把陈王庄村的大面积河滩土地私自卖给高价承包他的老湖镇焦铺村的承包商,并且在承包地上建起房屋,这时候全体村民才知道蒋士常和徐长青私自做主把土地卖给焦铺村的人,至于承包合同未见,承包年限未知,承包款项不知去向。
三、 蒋士常任职后,卖掉了本村所有路边,河滩,农耕地地头土地上种植的集体树木,又进行了承包制,第一次承包款5万余元,2016年重新承包,承包价30元/亩,本次承包收款8万余元,而卖掉的集体树木款项,全部承包款都被贪污。  原来村里的小学废弃,他的大儿子一直霸占承包,承包费用去了哪里?
四、 全村新规划宅基地7户,每户交款1万元,不然不给予批示,不允许盖房,钱不合理收取,且嚣张跋扈,钱去了哪里?干了什么?
五、 本村建的敬老院,后来他在群众会上说是他自己拿钱建的,群众对此事非常怀疑,敬老院建成后蒋士常和徐长青勾结,强制全村村民捐款,最少100元,有的贫困户捐款50元,都被徐长青上面退还重新捐款!本次捐款2万余元。敬老院是上级拨款,还是财政拨款,还是国家拨款建造?到底谁建造的?拨款多少?  收取的2万余元去了哪里?当时建造养老院的时候,拆掉了2户危房,上级来录像取证了,是否有危房补贴?是否有退耕还田的补贴?补贴多少?补贴去了哪里?(两户分别是徐长青的养父王云臣的,另外一家是王云岺的,款项群众不知道,王云岺不知道,王云岺两口现在还在养老院看家,无家可归,可怜至极。)
六、 本村村民出工,出款修了一段20米长的路(王庄村后),修路时村民集资买了一台搅拌机8000元,用了几天,修完路后蒋士常和徐长青勾结私自卖掉,钱款去了哪里? 修路完工后全体村民每人收取140元,当时用工是村民,款项买料非常便宜,剩余的钱去了哪里?更可恨的是再一次让群众捐款,此次捐款21000余元,款项去了哪里?
七、 蒋士常勾结徐长青大量承包农耕地,还大量承包树木,所有承包费用都不知去向,这些年他自己把群众的地高价卖给外村和外来承包商,新增的人口都不给地,不但不给地,所有集资收款新增人口一个不少,这叫什么道理?在这里村里没法律,没道理,他就是法,他就是理。甚至前段时间好像县环保来查养猪场的事,这人在村大会上藐视国家法律,藐视环保督导小组,更没有把村民放在眼里,大骂群众,大骂告他有何用?环保局不一样不敢动他?群众是敢怒不敢言!真是生在本村是这辈子最大的悲哀!
八、 本村每年的种植面积在300亩左右,而蒋士常和徐长青勾结,欺骗国家小麦补贴,每年虚报一二百亩,骗取小麦补贴,并且虚报小麦倒伏面积,骗取小麦保险补贴款项。请领导想想,这是什么样的干部?该不该调查清楚?
九、 国家低保是救助贫困群众,让他们能够生存,在本村成了蒋士常徐长青维护自己的手段,蒋士常的母亲宫宝珍常年低保,徐长青的养父养母王云臣任广芬常年低保,还有很多被迫拥护他的党员有低保,还有谁支持他的群众就有低保,而真正需要的,一分没有!
     本村自蒋士常徐长青任职以来,无论搞什么大大小小的建设,维修,新购,打井等等,都是全体村民集资建设,至于骗取了国家多少财政补贴不知,村内建设劳动力都是本村村民无偿,自目前为止,全村集资有凭证单据的款项,平均每人2000多元(村民有手续),有的很多款项不给手续,有些群众交钱多时候要单子,都被蒋士常徐长青骂出大队办公室,甚至殴打个别群众,群众没有办法。     政府风声紧张的时候,对他们不利的时候,蒋士常就让徐长青去外地躲风声,就在这次,2018年3月份,蒋士常有让徐长青去了外地,蒋士常需要的时候就让徐长青回来,就在不久前,徐长青给蒋士常收取收割小麦的机械费后又跑路了。
《关于开展黑除恶专项斗争的通知》是中共中央、国院于20181出的通知。《通知》指出,深入贯彻党的十九大部署和近平总书记重要指示精神,保障人民安居乐业、社会安定有序、国家治久安,一步巩固党的政基,党中央、国院决定,在全国开展黑除恶专项斗争。
     本村的情况非常特殊,小村村干部能贪污100多万,村干部不作为,苍蝇巨腐,贪赃枉法,欺压百姓,垄断重要设备资源,涉黑打骂群众,上级主管领导常常忽略这样的小村,往往这样的小村,存在着严重的大问题,腐蚀人民群众,造成不良影响。全体备受欺凌的村民,在这里跪求相关领导,相关主管部门,在您们百忙中看一下,关注一下,调查清楚!!!还人民群众一个明白~警示像陈王庄村这样的小村村官!谢谢!谢谢领导!全体村民正在期待!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6-15 20:54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当地不给处理,可以上省人大常务委员会递交一份材料,关于地方不给处理以而再三的推辞,人大就能罢免他的的一切职务,人大管着公检法包括红委!!……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匿名  发表于 2019-6-19 18:51

市长站上被告席 5名副市长及政法委书记等旁听
2019-06-19 09:26 新京报
浙江省湖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公号16日消息:15日上午9时整,随着一声清脆的法槌声敲响,湖州中院一号大法庭开庭审理一起一审行政诉讼案件,湖州市市长钱三雄作为行政机关负责人出庭应诉。
市长站上被告席 5名副市长及政法委书记等旁听

不仅是市长站上被告席,湖州市政府领导班子7名成员中,除了副市长项乐民,其他成员全都来到了庭审现场,市委常委、常务副市长杨六顺和4位副市长闵云、施根宝、蒋伟峰、许继清,全都坐在旁听席。
坐到旁听席的还有市委副书记、政法委书记、全面依法治市委员会办公室主任陈浩,市直各部门主要负责人及区县长等90余人。
行政诉讼案件由地级市市长出庭应诉,湖州市中院15日上午的这一幕,系浙江省首例。
该案原告委托代理人、北京京平律师事务所律师吴国强对“政事儿”说,之前并没料到市长钱三雄会出庭应诉。不过看到开庭公告,得知庭审时间安排在了周六(15日)上午,地点安排在大法庭,他感觉到这次庭审应该比较特殊,“以为会有记者全程录像庭审直播”。可是直到到了庭审现场,看到钱三雄带队的被告“阵容”,他才明白“特殊”的原因,湖州市政府把这次庭审,当成了一堂法治课。
吴国强说,该起行政诉讼是一起拆迁纠纷,原告认为湖州市政府作出的一个行政行为违法,遂提起诉讼希望法院撤销。庭审进行了近2个小时,其间钱三雄也表达了政府观点,一方面对于原告通过法律解决纠纷的做法表示支持,另一方面希望市民们关注政府建设、监督政府建设,“庭审效果不错”,他说,“一把手出庭应诉”才是真正的“民告官”,作为律师,他非常欢迎行政一把手出庭应诉,“因为一把手出庭应诉能起到很好的示范作用,希望能常态化,不是‘秀一次’”。
值得一提的是,6月15日庭审后,湖州市召开了全市政府系统领导干部庭审现场学法会,地点就选在了湖州市中院。
钱三雄在会上强调:各级各部门尤其是领导干部要进一步增强依法行政的紧迫感、责任感和使命感,以上率下、加强学习,努力提升依法行政的能力和水平;措施上要强预防,坚持把基层调解作为基层治理现代化的重点任务来抓,运用好法治思维和法治方式,确保做到公开公正、阳光透明,切实将矛盾争议化解在村镇基层、萌芽状态和行政程序中。
据官方简历,钱三雄1967年11月出生,浙江绍兴人,曾在老家绍兴工作多年,担任过绍兴市越城区委常委、常务副区长,绍兴市交通局局长、党委书记,绍兴市委常委、诸暨市委书记等职。2015年4月,离开绍兴,调任温州市委副书记,三个月后任温州市委副书记、政法委书记。2017年2月来到湖州工作。
新华社去年9月曾刊发报道,称钱三雄到湖州工作以来,采取了“旅游链条+农业升级”,“‘蜗牛奖’倒逼提效能”(每季度开展“低效能”候选部门评选)等措施,有力地促进了太湖南岸的高质量发展,受访干部说“我们都很佩服他,是啃硬骨头的‘拼命三郎’。”
行政诉讼案件由地级市市长出庭应诉,即行政“一把手”出庭应诉,早在2010年,国务院就**了《国务院关于加强法治政府建设的意见》,明确要求“对重大行政诉讼案件,行政机关负责人要主动出庭应诉”。2015年5月1日实施的新行政诉讼法也规定:被诉行政机关负责人应当出庭应诉。不能出庭的,应当委托行政机关相应的工作人员出庭。
不过现实中,一度出现一把手出庭率较低的现象。
2015年11月,十二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十七次会议分组审议最高法关于行政审判工作情况的报告时,与会人员就提出,“行政诉讼法要求机关负责人应当出庭应诉,但实际上这条形同虚设,并没有落到实处。建议完善行政机关负责人出庭应诉制度”;“虽然法律作出了规定,但诉讼活动中出庭的往往都是代理律师或者一般工作人员。民告官,但是见不到官,这不利于矛盾纠纷的解决。司法实践中,行政相对人对行政机关负责人出庭有强烈要求。行政机关负责人不出庭,又不说明理由,影响了法律的权威性。”
为破解“告官不见官”困局,近年来,各地陆续**相关规定,推动行政“一把手”出庭应诉。就在上周,青岛**了《青岛市行政机关负责人出庭应诉工作规定》,明确了行政机关正职负责人应当出庭应诉的案件类型,还将行政机关负责人出庭应诉工作纳入年度全市法治政府建设考核等内容。
多方推动下,最近两年,不断有地级市市长走上被告席,出庭应诉。
2017年12月6日,广西壮族自治区北海市中级人民法院开庭审理海南某公司诉北海市人民政府不履行办理国有土地使用证法定职责一案。时任北海市市长李延强出庭,代表北海市政府作了答辩。该起案件是广西首例地级市正职市长出庭应诉案例。
也是在2017年12月,围绕一起林业纠纷行政案件,广东韶关市市长殷焕明出庭应诉。韶关市中院当时发文评述说,自2015年5月1日新行政诉讼法实施后,一位县级市市长和韶关市一位副市长曾分别出庭应诉,“此次殷焕明市长亲身出庭应诉,充分彰显了韶关市政府对依法行政工作的高度重视,有利于进一步贯彻落实行政机关负责人出庭应诉制度,提高行政机关工作人员依法行政水平和出庭应诉能力,对规范全市行政机关行政应诉行为、促进依法行政、建设法治政府具有重大意义。”
去年11月27日,贵州遵义市中院审理“遵义市红花岗区舟水桥街道办事处红舟村村委会、红舟村舟水组诉遵义市人民政府、遵义市国土资源局土地使用权登记”案件,遵义市市长魏树旺和遵义市国土资源局局长杨永华,作为被告行政机关负责人,出庭应诉。
“今天坐在被告席上,心里感触很深,既深切地感受到法律的神圣、庄严和公正,也真切地感受到依法行政、建设法治政府依然任重而道远。”魏树旺在出庭应诉后说,“今天上了一堂生动、直接、现实的法制教育课”。
高级模式
B Color Image Link Quote Code Smilies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小黑屋|东平信息港 ( 鲁ICP备05007463号 鲁公网安备 37092302000036号  

GMT+8, 2019-7-18 04:33 , Processed in 0.235013 second(s), 28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X3.2 Designed by sddp.net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