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平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快捷登录

查看: 715|回复: 4

5名干部涉嫌严重违纪违法接受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

[复制链接]
匿名
匿名  发表于 2018-10-17 22:41 |阅读模式
 滕州市机关接待处主任,市直机关事务管理局党组书记、局长杨广群接受调查
  据枣庄市纪委监委网站,滕州市机关接待处主任,市直机关事务管理局党组书记、局长杨广群涉嫌严重违纪违法,目前正接受滕州市纪委监委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
杨广群简历:
  杨广群,男,汉族,1965年10月出生,大学文化,滕州市张汪镇人,1984年7月参加工作,1989年11月加入中国共产党。1984年7月至1996年2月任滕州市委办公室信息室副主任;1996年2月至2001年5月任滕州市委秘书;2001年5月至2004年3月任滕州市委办公室副主任;2004年3月至2007年6月任滕州市委办公室副主任、市委保密办主任、市政府保密局局长;2007年6月至2011年8月任滕州市委副秘书长,市机关接待处主任,市直机关事务管理局党组书记、局长;2011年8月至今任滕州市机关接待处主任,市直机关事务管理局党组书记、局长。
  河东区九曲街道郁九曲社区原会计刘福强接受调查
  河东区九曲街道郁九曲社区原会计刘福强涉嫌严重违纪违法,目前正接受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
  刘福强简历:
  刘福强,男,汉族,临沂市河东区太平街道光沂庄村人,1964年1月出生,大专文化程度,1995年7月 加入中国共产党。2014年10月任河东区九曲街道郁九曲社区会计。
  河东区九曲街道郁九曲社区原党委委员兼出纳于耀江接受调查
  河东区九曲街道郁九曲社区原党委委员兼出纳于耀江涉嫌严重违纪违法,目前正接受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
  于耀江简历:
  于耀江,男,汉族,临沂市河东区九曲街道郁九曲社区人,1985年2月出生,初中文化程度,2005年6月加入中国共产党。2003年8月任河东区九曲街道郁九曲社区出纳,2017年11月任河东区九曲街道郁九曲社区党委委员兼社区出纳。
  临商银行股份有限公司员工、原临沂汇金置业有限公司总经理丰丙方接受调查
  临商银行股份有限公司员工、原临沂汇金置业有限公司总经理丰丙方涉嫌严重违纪违法,中共临沂市纪委、临沂市监委指定中共兰山区纪委、兰山区监委对其进行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
  苗建东接受德州市监察委员会监察调查
  据德州市纪委监委网站,禹城市人民政府副县级干部苗建东涉嫌严重职务违法,目前正接受德州市监察委员会监察调查。
  聊城市纪委监委通报3起落实全面从严治党主体责任和监督责任不力被问责典型问题
  阳谷县十五里园镇原党委书记陈鸿雁等人因对下属工作人员监督管理不到位被问责。2016年6月,时任阳谷县十五里园镇城建办主任张某某因危房改造工作审核把关不严问题受到留党察看二年处分。时任阳谷县十五里园镇党委书记陈鸿雁、镇纪委书记张明宾未实际将张某某调离城建办工作岗位,而是继续让其负责该镇城建办各项具体工作,且未对其进行日常教育、管理和监督。2016年12月,于哲、赵乐华分别接任该镇党委书记、纪委书记,二人在了解张某某上述情况后,对其仍在城建办岗位上工作亦未予纠正。以上不担当、不作为行为致使张某某在受处分后继续负责危房改造工作,且多次发生收受申请户贿赂、违规收取申请户费用等违纪违法行为。因履行全面治党主体责任和监督责任不力,聊城市纪委分别给予陈鸿雁、于哲党内严重警告、党内警告处分;阳谷县纪委分别给予张明宾、赵乐华党内警告处分。
  冠县公安局原党委副书记、副局长韩红光因对下属工作人员监督管理不到位被问责。2009年至2017年,时任冠县公安局党委副书记、副局长韩红光在分管刑警大队、法制大队工作期间,分管领域内多名干警在吴学占黑社会性质组织案处置过程中存在徇私枉法、收受贿赂等严重违法行为。韩红光监管失职,对此负有重要领导责任。冠县纪委将韩红光上述违纪问题与其他违纪问题合并处理,给予其留党察看一年处分,冠县监委给予其撤职处分。
  阳谷县政法委原常务副书记王会盼等人因对下属工作人员监督管理不到位被问责。2013年5月至2017年6月,时任阳谷县政法委常务副书记王会盼分管阳谷县综治办工作、李志担任阳谷县综治办主任期间,履行党风廉政建设“一岗双责”不力,对下属工作人员教育和监督管理不到位,且对平安协会资金没有采取有效监管措施,致使阳谷县政法委原主任科员于某某多次挪用平安协会资金总计600余万元。王会盼、李志对此负有领导责任。阳谷县纪委分别给予王会盼、李志党内警告处分。
更多精彩内容,请搜索关注微信号sina_shandong,在这里,看见山东。


发表于 2018-10-18 13:31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10-18 13:32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匿名  发表于 2018-10-21 13:12

如果不是因为那记耳光不存在,如果不是继续掩盖的成本代价都太高,是不是还有别的结局也未可知。违法可怕,更可怕的是拿着法律,利用法律,将公权力变成了自己的私器。




随着处罚决定的**,湖南株洲县女教师因罚站学生被带入派出所数小时一事暂告一个段落,老师得到了道歉,相关人等受到了处罚。大逞官威,拿手中的公权力当打击报复工具的渌口派出所副所长赵明众记大过处分、被免去副所长职务,并被调离公安系统。

应该说,当地的处理速度还是非常快的,态度也非常明确,县纪委监委介入调查,县委、县政府有关负责人表示,下一步将举一反三、加强教育,在全县干部队伍特别是政法部门和执法执纪部门开展作风集中整顿和法纪法规教育,严明工作纪律。除了当事副所长,对相关人等承担什么样的责任,也给出了明确的答案,没有护短也没有掩盖。希望这件事给当事人一个教训,手中的权力是人民给的,是要为人民服务的,不是为自己服务的,更不是自己打击报复的工具。

一场风波以副所长黯然离场的方式结束,但留给社会的惊恐却不是一时能消除的,对于当事老师而言,这样的经历恐怕也会伴随她一生,今后再遇到顽劣的学生,她是否会睁只眼闭只眼,是否还能这么认真负责?对社会而言,也同样如此,如果权力都这么任性的话,谁又能保证老师的遭遇,不会被张三李四碰到?这种后遗症不消除,或者说如果不能有效约束住一些人滥用公权力的冲动,这件事的余波就很难说消除了。

所以,当地的反思不妨再深刻一些。这件事暴露出来的问题其实还有很多,比如内部的管理机制,民警按照副所长的要求将老师带至派出所,难道按照上司要求执法就可以不问是非不顾对错吗?对于明显有违正常程序的事情,普通民警难道就没有权利表示异议?显然不是这样的,法律只有一个,民警如何出警如何处警要遵守的是法律的规定,而不是哪个领导或者上级的授意,那么在派出所内部是否存在权大于法的现象呢,又该怎么防止?

当事副所长一边派人出去,一边又刻意营造自己不参与调查的细节,处心积虑地营造自己遵守了回避机制,甚至人已经在带往派出所途中,还让妻子打电话报警,这一系列欲盖弥彰的行为说明,当事人对自己的行为站不住脚是非常清楚的,这不是一时冲动可以解释的。

如果说,民警出警是应上司的命令,那么派出所其他负责人又扮演的是什么角色?民警很难违抗命令,所长又为什么没能及时制止?存不存在官官相护的情况?

一个人犯了错,反对的声音却听不到,派出所这么多人被拉下水,这才是真正值得反思的地方,这说明,管理出了问题,权力运行出了问题,责任和监管机制出了问题。这件事,如果不是因为那记耳光不存在,如果不是继续掩盖的成本代价都太高,是不是还有别的结局也未可知。违法可怕,更可怕的是拿着法律,利用法律,将公权力变成了自己的私器。

对于这样一种恶劣的行为,需要严惩才能让闻者足戒,也只有严惩才能挽回失去的公信力。按照当地的通报,副所长被免职,然后调离公安系统,出了这样的事,当事人自然失去了执法的资格,继续呆在公安系统里显然极不合适,当事人心里恐怕早已有准备,跟大家一样,没有准备的是,免职以后,级别保不保留?如果级别照旧,换个单位呆呆,对他来说是否真的构成足够的惩罚了,值得打个问号。




匿名  发表于 2018-10-21 13:12

如果不是因为那记耳光不存在,如果不是继续掩盖的成本代价都太高,是不是还有别的结局也未可知。违法可怕,更可怕的是拿着法律,利用法律,将公权力变成了自己的私器。




随着处罚决定的**,湖南株洲县女教师因罚站学生被带入派出所数小时一事暂告一个段落,老师得到了道歉,相关人等受到了处罚。大逞官威,拿手中的公权力当打击报复工具的渌口派出所副所长赵明众记大过处分、被免去副所长职务,并被调离公安系统。

应该说,当地的处理速度还是非常快的,态度也非常明确,县纪委监委介入调查,县委、县政府有关负责人表示,下一步将举一反三、加强教育,在全县干部队伍特别是政法部门和执法执纪部门开展作风集中整顿和法纪法规教育,严明工作纪律。除了当事副所长,对相关人等承担什么样的责任,也给出了明确的答案,没有护短也没有掩盖。希望这件事给当事人一个教训,手中的权力是人民给的,是要为人民服务的,不是为自己服务的,更不是自己打击报复的工具。

一场风波以副所长黯然离场的方式结束,但留给社会的惊恐却不是一时能消除的,对于当事老师而言,这样的经历恐怕也会伴随她一生,今后再遇到顽劣的学生,她是否会睁只眼闭只眼,是否还能这么认真负责?对社会而言,也同样如此,如果权力都这么任性的话,谁又能保证老师的遭遇,不会被张三李四碰到?这种后遗症不消除,或者说如果不能有效约束住一些人滥用公权力的冲动,这件事的余波就很难说消除了。

所以,当地的反思不妨再深刻一些。这件事暴露出来的问题其实还有很多,比如内部的管理机制,民警按照副所长的要求将老师带至派出所,难道按照上司要求执法就可以不问是非不顾对错吗?对于明显有违正常程序的事情,普通民警难道就没有权利表示异议?显然不是这样的,法律只有一个,民警如何出警如何处警要遵守的是法律的规定,而不是哪个领导或者上级的授意,那么在派出所内部是否存在权大于法的现象呢,又该怎么防止?

当事副所长一边派人出去,一边又刻意营造自己不参与调查的细节,处心积虑地营造自己遵守了回避机制,甚至人已经在带往派出所途中,还让妻子打电话报警,这一系列欲盖弥彰的行为说明,当事人对自己的行为站不住脚是非常清楚的,这不是一时冲动可以解释的。

如果说,民警出警是应上司的命令,那么派出所其他负责人又扮演的是什么角色?民警很难违抗命令,所长又为什么没能及时制止?存不存在官官相护的情况?

一个人犯了错,反对的声音却听不到,派出所这么多人被拉下水,这才是真正值得反思的地方,这说明,管理出了问题,权力运行出了问题,责任和监管机制出了问题。这件事,如果不是因为那记耳光不存在,如果不是继续掩盖的成本代价都太高,是不是还有别的结局也未可知。违法可怕,更可怕的是拿着法律,利用法律,将公权力变成了自己的私器。

对于这样一种恶劣的行为,需要严惩才能让闻者足戒,也只有严惩才能挽回失去的公信力。按照当地的通报,副所长被免职,然后调离公安系统,出了这样的事,当事人自然失去了执法的资格,继续呆在公安系统里显然极不合适,当事人心里恐怕早已有准备,跟大家一样,没有准备的是,免职以后,级别保不保留?如果级别照旧,换个单位呆呆,对他来说是否真的构成足够的惩罚了,值得打个问号。




高级模式
B Color Image Link Quote Code Smilies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小黑屋|东平信息港 ( 鲁ICP备05007463号 鲁公网安备 37092302000036号  

GMT+8, 2019-10-24 07:04 , Processed in 0.360007 second(s), 34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X3.2 Designed by sddp.net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